人民日报
中国能源汽车传播集团
价格垄断屡禁不止 “上汽通用们”何时休
2017年01月04日 06:00 中国汽车报网 涂好运
  
  2016年的最后几天,汽车业盼来的不是几经预告的《关于汽车业的反垄断指南》(以下简称《指南》)、《汽车销售管理办法》的出台,而是一张反垄断新罚单——12月23日,上汽通用接到上海物价局开出的2.01亿元的纵向垄断罚单。在业内人士看来,这张罚单的矛头指向的是车企尤其是外资和合资车企品牌授权体系的陈旧,以及新形势下厂家垄断手段的愈发多样和隐蔽等痼疾。
  ■纵向价格垄断之风猖獗
  此次上汽通用的被罚缘于限制经销商售车的最低价格,违反了《反垄断法》第十四条中禁止经营者与交易相对人达成“限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最低价格”的垄断协议的相关规定。
  公开信息显示,上海物价局对该案件的调查始于2016年4月25日,但上汽通用的垄断行为从2014年就已开始。其除对部分车型销售最低价格的文件限定外,甚至通过雇佣第三方公司暗访、网上监测等手段,对经销商的销售价格进行监控。
  参与案件调查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苏华指出,此案件给行业再次敲响警钟,车企以价格控制手段管理品牌的问题由来已久,即使多次普法和重罚后,纵向垄断案件仍层出不穷,如此前克莱斯勒、奔驰和东风日产三家车企的处罚原因皆与此案相近。
  “车企限制最低销售价格与经销商多多获利的目的有趋同,但剥夺经销商根据市场情况自主调整售价的权利,加之处罚严厉,激化了厂商矛盾。”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魏士廪说,汽车产业进入新常态,不少经销商都降价售车,以期降低库存快速回笼资金,车企强制规定售车最低价格无疑会损害经销商利益,扰乱市场,进而损害消费者权益。
  ■垄断方式渐趋隐蔽
  据了解,本案中披露的价格控制手段出现了多元化和网络化紧密结合的转售价格控制体系,首次出现通过“神秘客调研”来维持转售价格。而在使用微信群非常普遍的今天,通过经销商微信群共享价格等市场竞争信息也是反垄断审查的重点之一,此前已有案件对微信内容进行调查。
  魏士廪认为,随着互联网和信息科技的发展,之前厂商公开签订协议规定最低售价的行为已不再适用,迫使车企垄断行为变得越来越隐蔽,会给以后的调查工作设置难度。
  “涉案企业曾参与《指南》的两轮问卷调查、筹备会以及三次工作会,对之前处罚案件有所了解,其应对自身垄断行为的风险非常清楚,却没有及时调整经销行为,因而最终被罚。”苏华说。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不少律师都称,曾经受罚的企业在垄断方面十分谨慎,但没受罚的企业多少还存在侥幸心理,原因就在于利益驱动。而车企对授权渠道管理方式的严重滞后,过于依赖价格控制也是原因之一。
  ■行业规则亟待重建
  对于近期业内广泛流传的由于最近中美贸易存在摩擦,此次处罚上汽通用或许掺有政治色彩的说法,全程参与《指南》制订工作的苏华强调,政府机构的反垄断执法不会针对某个国家或品牌,而是完全从维护市场竞争秩序和保护消费者利益出发。
  就此次案件的调查细节,记者采访的多位参与人士都是三缄其口,均表示等到《指南》出台后再讨论。不过,采访中部分业内人士表示,时至今日,2005年开始实施的《汽车品牌销售管理实施办法》中多项条款已严重脱离市场,然而不乏车企依然秉持“如不干涉新车最低售价,市场就会乱套”等陈规旧俗,可见汽车业亟需新版《汽车销售管理办法》及《指南》等相关政策出台,重新梳理汽车行业规则,引导企业对自身行为合规性的认识。政策跟上市场发展步伐,汽车业才能在法制轨道上健康运行。
责任编辑:胡晓实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或“汽车网”的文字、图片和视频作品,版权均属汽车网-《中国汽车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中国汽车报》创刊30周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