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
中国能源汽车传播集团
克里比项目再推迟
2014年10月10日 15:22 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作者:

   

  喀麦隆街道上多为老旧汽车

  本报从2012年开始,持续跟踪报道了由喀麦隆DG集团和中国天津市津淮商贸有限公司合作成立的喀麦隆汽车项目(喀麦隆汽车集团原名喀麦隆第一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该项目得到了喀麦隆政府的大力支持。按计划,吸纳福田、中国重汽、华晨等众多中国知名汽车企业进驻的喀麦隆汽车集团,将在当地建设一座年初10万辆的专业汽车生产基地,产品以喀麦隆汽车集团品牌销售,并且首辆汽车于2013年下线。然而,遗憾的是,至今为止,该项目仍停留在未签约状态。 

  这不仅是中国企业在喀麦隆遇到的困境,据了解,中国车企在海外拓展的过程中,因为各种各样的因素而搁置的项目不在少数。事实上,在中国车企整体实力提升的今天,他们走出去的阻力往往不在于企业自身。     

  项目搁置一年  

  据了解,喀麦隆汽车项目由中喀双方按7:3的比例共同出资成立,工厂选址在位于喀麦隆西南部的克里比市,一期计划投资1.08亿元。据天津市津淮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吕福清介绍,项目分三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计划在3年内完成由SKD过渡至CKD生产,年产量由5000辆提升至相应的5万辆;第二阶段主要为CKD生产阶段,为期4年,计划年产5万~8万辆;第三阶段为散件生产阶段,在此阶段焊装、涂装等工艺将投入使用,年产量达到10万辆,最终实现零部件、整车的生产、销售一体化的目标。 

  由于喀麦隆本国并没有汽车工业,市场流通的车辆中90%是来自欧美的二手车,由于这些老旧车辆安全性差、排放不达标、故障率高而且缺乏相应的售后维修配套体系,喀麦隆政府有意改变这一现状,所以对中国汽车企业进入喀麦隆市场充满期待。 

  喀麦隆克里比汽车项目也就由此拉开序幕,千呼万唤中,中喀双方于2012年签订了《谅解备忘录》。该项目得到了福田、中国重汽、吉利、北汽国际等中国汽车制造商的支持,据悉,产品未来还将拓展至中非六国,该基地面的目标市场有望辐射大半个非洲。 

  此外,在该项目中,中方还承诺基地建成后,将在喀麦隆开办汽车技术学校,为当地培养汽车技术人才。同时,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杜芳慈也表示,愿意邀请中国的汽车行业专家协助喀麦隆制定相关汽车法规政策及发展规划。而喀麦隆政府开出的条件同样丰厚,除了同意在克里比市为该项目划定500公顷建设用地外,在喀麦隆汽车集团成立后,喀麦隆政府还将给予其8%~10%的税率优惠。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利好双方的项目却被一再搁置。按照规划,喀麦隆克里比汽车项目一年以前就应该进入量产阶段,而时至今日,该项目仍未最终签约。 

  阻力来自喀方 

  国庆节前夕,吕福清和参与该项目的多家企业负责人,再次走进了喀麦隆驻华大使馆,希望喀麦隆方面能够就该项目给出明确的时间截点。 

  喀麦隆驻华大使则表示,该项目仍处在按程序依法审核阶段,至于审核工作何时结束,他表示仍不能确定。据悉,2012年,喀方曾对中方提交的第一版文件中的个别细节提出异议,中方当即作出了修改并提交至喀方。 

  对此,吕福清甚是无奈,“对于第二版文件文件的审核,喀方已经历时一年,这一年中,克里比汽车项目几乎没有进展,我们仍在等待喀方最终拍板。而喀麦隆驻华大使始终强调,让我们要保持低调。”吕福清说,“去年,在喀麦隆召开的项目会议中,喀方曾表示,将于2~3周后就项目中的具体事宜给出答复,然而我们等了近一年,仍没有等到回复。” 

  “我们运作这一项目的初衷没有把利润放在第一位,而是基于两国汽车工业的发展,中国希望把自主品牌的先进技术和产品介绍到喀麦隆,而喀麦隆也需要借助外部的技术发展本国的汽车工业。”吕福清强调。 

  参与该项目的北汽国际负责人也表示,我国自主品牌目前的首要任务是,加快步伐走出去,完善海外布局,而非从海外获利。华晨汽车也明确提出,不会在海外设立与克里比项目有竞争关系的其他项目。然而,中国车企的这些诚意并未能打动喀方。 

  去年,该项目在喀麦隆雅温得举行的记者招待会期间,喀麦隆矿产、工业和技术开发部官员称,克里比汽车项目进展缓慢的原因是,喀麦隆《鼓励私有投资法》迟迟未生效。然而,今天再看,这个理由也显然不充分,克里比汽车项目并未随着如今《鼓励私有投资法》生效而有所推进。     

  走出去需要政府支持 

  为了运作克里比项目,天津津淮商贸公司成立了专门项目组,参与该项目的多家汽车企业也在人员、设备、资金等方面做了充足的准备。据了解,一旦项目落地,中国方面将会派驻300余名技术人员赴喀。“因为项目迟迟没有进展,所有相关项目组就不能解散,而且要随时待命,所有这些已经到位的资源都已经闲置了近一年,对于企业和我们来说,这无疑占用了大量成本。”吕福清告诉记者。 

  吕福清说:“项目为什么会卡在这儿,我们也不清楚,更是无能为力。以一个企业的力量去推动跨国贸易实在太艰难,我们没有渠道,也没有权利向喀麦隆方面施压。在这个项目上,如果政府部门能够出面协调,那情况就大不一样了。”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中国汽车企业在迈向海外的过程中,因外在因素而受阻甚至流产的案例已经屡见不鲜,而这些阻力往往是企业靠一己之力难以抗衡的。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董扬曾公开表示,和欧美、德国等汽车工业发达的国家相比,我国政府在支持自主品牌发展上明显是光说不练,“号召的多、真正做的少”。 

  东风柳汽东盟地区负责人给记者举了个例子,东盟市场之所以被日系品牌主导,就是因为他们将相应的配套金融体系一并带入了当地,而在我国,如果单凭汽车企业的力量几乎不可能调配金融机构,在东盟市场缺少金融体系的支撑相当于只有一条腿走路。“解决这些问题需要政府从宏观政策层面予以扶持和引导,自主品牌才能真正走出去,也才有和外国品牌竞争的基础。”该负责人说。 

    

责任编辑:陈伟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或“汽车网”的文字、图片和视频作品,版权均属汽车网-《中国汽车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中国汽车报》创刊30周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