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
中国能源汽车传播集团
争锋|燃油车禁售何时来
2017年10月05日 04:48 中国汽车报 韩忠楠

  访谈嘉宾: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姜克隽

  中国内燃机工业协会副秘书长……………………………魏安力

  能源与交通创新中心(iCET)执行主任…………………安锋

  小熊油耗联合创始人………………………………………孙洪波

  (排序不分先后)

  主持人:

  《中国汽车报》社采访中心副主任………………………朱志宇

  近期,荷兰、挪威、德国、英国、法国、印度等多个国家明确提出了燃油车禁售时间表。在日前举行的2017中国汽车产业发展(泰达)国际论坛上,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放出一剂猛料:工信部已经启动了禁售燃油车的相关研究,并将会同有关部门制定我国的禁售时间表。

  一石激起千层浪。禁售燃油车是否等于全面发展新能源以及清洁能源汽车?这是否符合我国国情?如果真的实施,将采取何种技术路线和步骤?又将对我国汽车行业和市场产生哪些影响?霎时间,禁售燃油车热议四起。

  9月21日,由《中国汽车报》社重磅打造的视频直播沙龙栏目“金台话车”第四期,以“燃油车禁售何时来”为主题,嘉宾们分别从宏观战略、行业、企业、技术等不同角度,对部分国家提出禁售燃油车的原因,以及中国是否应该跟进等核心问题,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和解读。

  焦点一:中国有必要跟风吗?

  应及早做好零排放技术储备

  姜克隽:提出禁售目标的国家主要有两类:其中一类本国并没有汽车制造业,那么提出这种计划对它们的影响并不大;另一类则是像德国这样拥有传统汽车制造商的国家。其实很早以前这些国家在电动车技术方面的积累就已经很领先了,并做好了实现零排放的准备。

  但因为庞大的燃油车市场,它们暂时不愿意大规模铺开清洁能源产品而已。而特斯拉、比亚迪等新能源车企的出现打破了这个格局,使得传统汽车制造商不得不把电动车的路线图摆在桌面上。

  VS

  西方对内燃机研究投入有增无减

  魏安力:虽然目前国内外把禁售燃油车这个话题炒得很凶,但事实上,从各个国家对内燃机的投入比重就能看出,他们对于内燃机的深入研究根本没有停止,而且中国的内燃机工业也在不断进步。

  我认为,自然规律决定了事物未来的发展方向。欧洲国家之所以提出禁售燃油车,是因为欧洲更需要外来资源,因此提出禁售是可行的。但综合我国的资源禀赋和经济总量考虑,我认为目前中国没有必要去探讨去燃油化的问题。

  安锋:西方国家的政府之所以把禁售燃油车的计划公之于众,与西方人处理问题的方式也有关,大家习惯把问题放在明面儿上讨论。而且各个政党之间存在争夺话语权的现象,提出禁售燃油车不过是为了强化自身的政治立场罢了。

  焦点二:禁售信号是否会带来负面效应?

  我国车企在节能减排上缺少战略眼光

  姜克隽:从我个人角度来看,我认为我国传递出禁售燃油车这个信号十分有必要。因为一个时代的来临,必然需要改变行业走向的人。如果现在我国车企还不尽早布局新能源汽车领域,那么很可能会面临破产风险。国家释放出这样的信号,就是希望引起汽车制造业的关注,让相关企业行动起来。我们目前还缺少企业层面的战略家,大家需要把眼光放得长远一些。

  孙洪波:国家之所以释放这样的信号,是因为国家有很大的减排压力。虽然现在看起来禁售燃油车似乎很夸张,但回顾手机行业的发展历程,我们会发现,其实并没有所谓的禁售时间节点,新的产品会用强有力的性能迅速替代老产品。电动汽车目前存在问题,并不意味着将来也会存在。

  VS

  禁售信号可能造成导向偏颇

  魏安力:我担心这个信号释放后,企业会一窝蜂地研究电动汽车技术,而忽略传统内燃机技术,导致中国与先进国家的技术差距进一步拉大,这种情况一定要格外警惕。电动汽车所产生的废旧电池如何处理?基础的配套设施能否及时跟进?都是其中牵扯到的问题。如果无法做好电池的无污染处理,后果会非常严重。

  安锋:工信部只是表示,要对禁售燃油车进行研究,这个提法本身没有问题。既然很多国家都制定了相应计划,那么中国进行相关研究无可厚非。但由于中国政府的发声往往含金量很高,因此所带来的冲击和影响不容小觑。

  焦点三:技术路线如何选择?

  支持电动化更要多元化

  安锋:任何一种能源如果规模特别大,就会存在隐患。因此未来的新能源汽车要靠多元化的能源,比如乙醇等。电池仅是其中的一种动力模式而已。我认为由单一能源模式主导的情况,是不会出现的。

  魏安力:电动汽车是人类的一大跨越,因此从战略角度看,我们要支持电动汽车革命,但减排要有定期目标,电动汽车革命要依靠材料进步,在这些方面我们必须务实,如果解决不好基础问题,何谈战略革命。

  VS

  紧跟市场对投资负责

  姜克隽:政府现在传递的信号很好,能够带动更多企业关注这个事情,企业是真正身处减排漩涡中。而且,从国家战略的角度来看,如果不对企业进行合理引导,那么很可能会造成产品开发、投资浪费,就如同当年某些企业押注混合动力汽车。

  孙洪波:国家所面临的减排问题,并不仅仅针对车辆动力形式的更替,整个汽车产业的结构都有可能发生变化。因此,对于企业而言,应根据国家政策信号,持有自己的判断,对自身的投资负责。

  焦点四:禁售时间点如何定?

  现在谈禁售时间为时过早

  魏安力:中国在内燃机方面的进步很快,我们不能就这么放弃这个产业,在内燃机领域还有很多问题值得我们去研究探索,我们的技术储备与发达国家仍然存在差距。因此,现在谈燃油车禁售时间节点还为时过早。

  孙洪波:我认为并不需要给禁售燃油车一个明确的时间节点。因为我们所面对的未来是未知的,各种气候变化对全球造成的影响,或将倒逼汽车产业提前采取相应的行动。而且即便燃油车停售,中国人也有自己解决问题的方法。

  VS

  可从特定区域试点开始

  安锋:或许用“蚕食论”来形容未来的趋势比较合理。未来我国的燃油车禁令可能并不会一刀切,也许会采取试点的模式,在某些发达城市先进行。不过,工信部的信号告诉我们一个重要的潜台词,那就是电动汽车是中国车企未来发展的关键。

  姜克隽:此前,丰田就曾提出,由混动转而发力电动汽车是因为中国市场。由此可见,中国目前在电动汽车方面发挥了引领作用。更为重要的是,未来全球的交通、环保等问题,都需要电力系统来实现,因此从宏观角度来看,中国的确有必要制定禁售时间表。

  编辑:陈伟

责任编辑:陈艳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或“汽车网”的文字、图片和视频作品,版权均属汽车网-《中国汽车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