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登录

没有账号?去注册

注册

已有账号?去登录
置顶
金台话车‖共享汽车怎么应对眼前乱象 通往“诗和远方”
中国汽车报 ·  张冬梅 ·  2018-05-25

  主持人:

  《中国汽车报》  黄霞

  嘉宾: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室主任  程世东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信息服务委员会秘书长 朱伟华

  北京市租赁行业协会资深副会长 范永跃

  北方工业大学汽车产业创新研究中心主任 纪雪洪

  近日,滴滴顺风车空姐遇害事件引发社会对于网约车安全的担忧,以及对于共享出行模式的广泛讨论。如何看待这一案件?面对共享出行的“野蛮生长”,企业和政府应该如何规范和监管?未来的共享出行会是什么样?带着这些问题,5月22日下午,《中国汽车报》社举办了大型直播访谈节目《金台话车》,主题是“共享出行的便与变”,邀请4位行业资深人士展开了热烈讨论。

  ■偶然中有其必然性

  《中国汽车报》:如何看待滴滴顺风车空姐遇害这一事件?

程世东

  程世东:此事出现后,网约车平台和政府主管部门可能都需要加大力度进行相关管理。这件事有其必然性,其在任何一个领域都不可避免,要看概率或者潜在风险有多大。网约车、顺风车都是新生事物,之前更多的是先发展后规范,可能对于司机、车辆的审核不到位,这样就埋下了隐患。

  我认为,在必然性里面需要关注的是如何降低发生的概率。首先要保证参与的人和车是安全的,驾驶员要考取网约车驾驶员的合格证书;其次,由平台核对,确保运营过程中人车合一、合规。

  朱伟华:不仅中国的网约车或共享汽车,国外只要采用共享方式同样会出现类似事件。没有绝对的安全,如果外部对顺风车没有约束的话,企业内部必须要自我监管。

  范永跃:顺风车涉及到平台企业监管,如何确保人车一致,监管上是一个难题。网络化时代,事情发生后大家都知道了,但事实上,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招手就停的出租车,也出现过很多类似事件。我们要看市场如何规范,加强监管,企业如何通过这件事吸取教训,不能因为看似偶然的事情否定共享出行。但如果跑得太快,就需要调整一下,现在应该反思如何加强顺风车司机的管理、行政管理、技术改进及政府监管。

  纪雪洪:之前发展太快,前期大家关注更多的是发补贴吸引消费者、驾驶员,以及资本等。这件事发生后,共享出行的所有参与方应冷静下来思考一下,安全还是前提,正好也给其他企业做了警醒。

  风物长宜放眼量

  《中国汽车报》:共享出行企业如何做才能兼顾出行便利、经济、安全和共享?

  程世东:如果按照政府的规定做,驾驶员和车辆可能会大幅减少,业务量大幅下降,企业资产估值会发生变动,这是企业不愿意看到的。同时,用车便利性也会下降,但不能因此就罔顾政府规定。企业应该按照法律法规执行,审核驾驶员,进行车辆检验等,而后评估政策对便利性的影响。如果相关法律法规或准入条件过高,可以再去修改。其实,安全与便利性并不冲突。

朱伟华

  朱伟华:安全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意味着成本提高,如果没有相应法律法规,企业会按照最低的要求做。不是技术上不能解决乘客安全问题,而是要看解决的成本有多高。政府可以引导企业把安全本身作为服务的卖点。关于便利性,公共交通可以解决大部分出行问题,只是人们对美好生活要求高了,希望出门就有车。这需要权衡,单靠一家企业很难改变。

  范永跃:从政府角度看,这是管与放的问题。事件发生后,政府应该出台一些规范措施,但又不能把行业管死,这样不利于创新。从企业角度看是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的关系。有竞争者在,企业着急提升流量、客户量、估值等,需要快速生长。但这种“野蛮生长”,或者是竞争压力带来的过快发展,可能会导致一些问题。我认为,宁可放弃眼前利益,企业还是需要做长久打算。网约车是这样,分时租赁也是这样,不是看谁发展更快,而是笑到最后才是最灿烂的。企业要加强驾驶员的培训和管理,建立品牌形象。

  纪雪洪:提高安全,成本可能会增加,但从长远看,这样会让百姓放心,车辆使用率、效率及便利性会随之提高,从而实现安全、经济、便利及共享的平衡。

  政府监管应更有威慑力

  《中国汽车报》:除了安全外,共享出行是否还有其他乱象?政府应如何加强监管?

  程世东:从整个行业发展角度看,竞争很激烈,比如携程、美团、高德等相继入局。上一轮竞争采用低价方式,这一轮竞争还是如此,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市场要健康发展,最合理的是拼服务,不应该再用低价竞争这种比较低级的手段去提高市场占有率。低于成本价竞争就是不正当竞争行为,政府主管部门应进行监管。

  事实上,政府对网约车的驾驶员有驾龄、守法等相关要求,问题是平台不鼓励或者不主动做。这种情况下,首先,政府要有意愿去推动企业这么做;其次,政府要有手段。现在政府虽然不断地查网约车,查出有问题就罚款,但对于拥有雄厚资本的网约车平台来说是不够的。政府需拿出更有效、更有威慑力的手段,例如列入失信名单,吊销营业执照等。

  朱伟华:定价方面,目前只有出租车的计价有相应法律法规约束,网约车没有具体法规。关于百姓质疑网约车定位精度问题,我认为,行业应该鼓励创新,其实北斗可以解决定位、导航问题。与GPS相比,北斗是政府可控的,是国家名片。无论哪一家出行公司提供出行服务,至少要做到A点到B点的定价是一样的,现在网约车行业在统一定价方面有待规范。

范永跃

  范永跃:对于共享出行服务的定价,应有国家层面进行价格基本管控,让企业充分竞争。此外,传统的交通管理历来是管车,以车为主,其实在欧美很多国家不是这样做,都是管人,因为多数情况下都是人在违规。比如,某人开共享汽车有了违规犯罪行为,结果车作为犯罪工具被扣押,其实这不合理,政府监管部门要改变这一观念。网约车也是这个问题,重点是管人,从注册到培训,再到后续的法规、规范、管理等。据我了解,现在政府正在推动网约车立法,起草工作有望在今年下半年完成,这是最根本的,用法律去保障。

  纪雪洪:政府的确需要快速行动,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互联网的经济形态、各种商业模式、新企业都纷纷出现,市场飞速发展但看起来却很乱。这是一个必须经历的阶段,政府需要研究新兴事物出现的规律,然后有针对性地解决。

  共享出行应该是绿色、安全和智能的

  《中国汽车报》:未来的共享出行是什么样的?

  程世东:目前网约车供需基本平衡,从鼓励发展变成规范发展,未来市场格局还会变化,不一定是一家独大,传统出租车平台的网约化也会给网约车市场带来较大改变。未来无人驾驶实现后,车辆拥有率会下降。

  不过,无人驾驶、分时租赁、网约车、共享交通等并不能缓解城市交通拥堵,尤其是无人驾驶,越方便、用得越多,网约车也是这样。以后共享出行会分层次,有高端、低端服务之分,不同价格享受不同服务。

  朱伟华:从需求端看,共享出行局部供给不平衡。举例来看,雄安提倡共享出行为主,海南只允许新能源汽车上路,这两种形态可能是未来某些区域的发展方向。从供给端来看,很多整车企业从制造商转向出行服务商,但共享出行市场还未达到充分竞争。随着未来共享出行的参与主体更加丰富,车辆可能一开始就专为共享出行设计,而不是面向普通消费者。

  我们一直提议将现有交通参与者——人、车、路都架构在以北斗为代表的信息基础设施之上,这样才可以打破信息的藩篱。此外,政府必须释放出来一些公共资源,例如道路、充电场所、停车场等,才有可能鼓励出行服务稳健发展,鼓励出现更多市场竞争者。

  范永跃:未来共享经济、共享出行是大势所趋,除了网约车,分时租赁、共享单车、传统高铁、地铁及公交车等也在此范畴。如何提高监管,如何提高驾驶员素质,使得共享出行更加安全方便,但未来如果实现了无人驾驶,可能这些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我认为,这不是很遥远的事情,毕竟全球都在做,技术发展日新月异,也许再过十年或二十年就可以实现。

  从整体的出行格局上来说,确实是分地域、分层次的。共享是大趋势,但发展过程中根据不同的地区、城市体量、市场需求考虑可能各有不同。

纪雪洪

  纪雪洪:目前一些造车新势力已经开始设计专门为共享出行服务的车辆,这些车的车联网配置需求比较高,耐清洗,价位、座椅等方面也有针对化的设计。

  网约车市场空间很大,每年有20%~30%的增长。电动化、智能化、共享化是三位一体,智能网联和共享汽车、电动汽车相互支撑。未来的共享出行应该是绿色、安全、智能的。

  从企业角度出发,以消费者为中心,同时兼顾技术、模式和成本的共享出行企业才能够成功。只有共享出行企业都合规运营,并以安全为前提,实现其与经济、便利的平衡,共享出行行业肯定会拥有美好的“诗和远方”。

  ◇◇策划编辑:黄霞◇◇

京ICP备13016938号-1.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80号.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17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6035.
Copyright © 2002-2014 中国汽车报网版权所有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