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登录

没有账号?去注册

注册

已有账号?去登录
置顶
春节走访|啥是配齐?春运变了,客车站的乘客咋就配不齐?
中国汽车报网 ·  郝文丽 ·  2019-02-03

  二十八,把猪杀,二十九,蒸馒头。腊月二十八、九,春节近在眼前,已经到了游子们返乡的最后时刻。今年,你是搭乘什么交通工具回家的呢?飞机、火车、客车,还是自己开车呢?这一天,《中国汽车报》记者来到位于辽宁省大连市瓦房店市的两个客运车站,探探今年的春运市场。

  记者首先来到的是瓦房店市中心客运站,一进站就感觉气氛有些冷清,记者在站内逗留的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里,站内乘客数量始终仅有十几人。车站副经理于洋告诉记者,春运还好一些,平时站里除了工作人员和客车车主,乘客更是寥寥无几。说起原因不外乎两方面,一是车站地点相对偏僻,二是近几年客运市场客流量急剧下滑,即使是春运期间,车站也是冷清的。

  紧接着,记者又来到了紧邻火车站的瓦房店长途客运有限责任公司汽车站,该站位于交通要道,乘客明显更多,但也和记者想象的人山人海的春运场景有些差距。该站运营科科长韩宝闯介绍,客车运输一年不如一年,就在春运这几天,还因为客流太少而刚刚停运了四条线路。

  事实上,这两个拥有上百辆车辆的客运站遇到的困惑,也是整个中国客运市场的缩影。在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究竟是什么影响了原本繁荣的客车运输?客运司机们有什么心事要说?他们2019年的愿望又是什么呢?

  ◆快乐司机刘传伟:愿2019年幸福美满

  正在驾驶位上等待乘客上车的司机刘传伟整个人喜气洋洋的,不过细聊之下,也是满腹心酸。他说感觉现在春运和平时差不多,客流量都很低,今年乘客多的时候能达到往年客流量的一半,客少的时候只能达到原来的1/3,47座的大客车,常常是一半都坐不满。

  在他看来,城乡客运主要的乘客群体是进城务工人员,但近几年城市建筑趋于饱和。他指着车站旁边的20层高楼说:“你看这楼这么高,其实里面没几家住户。”建筑工程一减少,打工人群就不流动,客流量自然就下来了。“现在客运市场都在维持微薄利润,感觉这一行未来难有大的突破了。”

  不过开朗的刘传伟还是乐呵呵的,他说希望2019年生意越来越好,大家都能家庭美满幸福。

  ◆帅气司机李永:愿2019客流量多一点

  帅气的客车司机李永每天往返于大连市和其下属的一个小镇之间,他也说现在客流量少得可怜,主要是受私家车的影响。眼下家家户户经济条件都好了,私家车是越来越多,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假如一个家庭有4口人,一辆私家车就分流了4个乘客,如果10个家庭都有私家车,就分流了40个乘客,这对于客车运输是致命打击。

  “以前我跑长途客运,曾经跑过大连到杭州、大连到玉环、大连到莆田,这些线路因为乘客太少陆陆续续都停运了。眼下在大连境内,也就大连到长兴岛因为没有铁路进岛,只能坐客车,客流量还算比较大。”李永分析。

  “私下里司机们聊天都说过几年,客运这行可能就要干不下去了。不过新年还是期待客流能多一些,工资也能跟着涨一涨。”李永充满期待地说。

  ◆进取司机毛明传:2019愿给公司多创利润

  身为益鼎客运有限公司的专职司机,毛明传工作非常努力,但是他常常感到有劲儿使不上,“我们车大能装人,服务也是认认真真,可坐车的人就是越来越少,真是没办法。”毛明传无奈地说。

  毛明传开车将近20年了,一直跑同一条线路,从2013年开始感觉客流量明显下滑。他说正月初三到正月十五乘客会多一些,因为要走亲访友,正月十五一过立马打回原形,特别是春耕开始了,农民们更不愿意出门了。

  不过毛明传还是非常有干劲儿,他说相比打工,他很珍惜司机这份稳定工作,希望2019年能给益鼎客运公司多创利润!

  ◆农村司机祁锦亮:愿2019多挣点钱

  祁锦亮自己承包了一条客运专线,所谓专线就是这条线路只有他一辆车,是从瓦房店市到下属的一个小村庄。在祁锦亮看来,最打击客运市场的就是网购的日益便利,村民们躺在家里就把东西买了,几乎不需要进城购物了,年货儿也在网上置办。

  “这年头儿消费太高了,没钱可是万万不行,希望2019年能生意兴隆,多赚点钱。” 祁锦亮说。

  ◆勤奋司机吕同田:愿2019年平平安安

  在客运站里采访期间,记者看到司机吕同田一直在精心洗刷他的客车,这是他花了40多万元刚提回来2年的新车,他爱护有加地前前后后把车的每个角落都洗得干干净净。

  提到私家车,吕同田真的是太无奈了。原来私家车不仅是载自家人,最令客车司机头疼的是,他们还“半路截胡”。常见的是,邻居几个拼一辆车一起进城。但麻烦的是,很多私家车主抢在客车前面半路“捡人”,看见路边有想搭车的乘客,只要给钱就搭载。“眼看着私家车在前面抢乘客,我们客车又追不上,真是没办法。”

  “2019年希望家人都能平平安安的吧!” 吕同田说道。

  ◆夫妻档的刘福松:2019愿国家多点扶持

  司机刘福松对于客运市场真是有话要说,他跟记者开玩笑:“你如果不来采访我,我还对你有意见呢!”他说开车17年了,就跑了这条线路17年,这个车站离火车站交通枢纽比较远,地理位置上不占优势,很多乘客不愿意大老远过来坐车。

  他的这辆车也是刚买了2年,算着至少三年才能回本儿,压力还是有一些的,现在利润本来就很薄,更雇不起人来售票了,都是家里媳妇儿跟着一起跑车。“以前国家对客车有点补贴,听说很快也要取消了,如果国家不扶持,客运行业真的前景渺茫,新年希望国家对我们多些帮助吧!” 刘福松说。

  ◆客车老板许宝明:愿2019线路租金便宜点

  客车老板许宝明和他雇佣的司机,听说记者在采访也是大吐苦水。原来他跑瓦房店到本溪市线路,已经连续亏损4个月了,平均每月亏损2000元,许宝明苦笑着说,他还没有他雇佣的司机赚得多。

  高铁的发展对客运市场冲击很大,他的53座大车有时候乘客只有五六个人,但乘客至少要达到20人才能平衡车上的支出费用,而且这还没算上车辆的折旧费。他告诉记者,腊月二十九售出了30张票,大年三十那天只预售出一张票。

  “客流的确太少,也想不出应对之策,就希望国家能给降降税,线路租金也能降一点,否则2019年还不知道能坚持多久了。” 许宝明说。

  春运客车站走一趟,《中国汽车报》记者的心情有些酸楚。国民经济的腾飞让航空、高铁、私家车得到空前发展,但同时也让曾经辉煌的客车运输日渐落寞,那个曾经挤满背着大包小箱乘客的拥挤客车站,似乎只能存在于记忆中了。

  经济不断进步的大环境下,百姓出行方式的多样化大潮势不可挡。可那是否意味着客车站最终就会退出历史舞台呢?于洋说,或许客运站会转变为公交站职能;韩宝闯说,车站也在积极寻求定制化客运、互联网+等转型路径。

  新年新征程,客车运输的明天究竟该何去何从?苦苦坚守的客运行业仍在等待和寻找一个答案。

  编辑:赵方婷

热门推荐
专题
视频
京ICP备13016938号-1.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80号.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17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6035.
Copyright © 2002-2014 中国汽车报网版权所有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