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登录

没有账号?去注册

注册

已有账号?去登录
置顶
惨案,呼唤真正的顺风车
中国汽车报 ·  张冬梅 ·  2018-08-28

   在资本的大势推动下,原本定位公益和共享的顺风车已经变了味,惨剧接连发生。

   

 

  滴滴顺风车空姐遇害案的余波尚未平息,短短三个月,浙江温州乐清一名年轻的女孩8月24日同样乘坐滴滴顺风车遇害,再次在全国掀起轩然大波。

  对此,8月26日下午,交通运输部联合公安部以及北京市、天津市交通运输、公安部门,对滴滴公司开展联合约谈,责令其立即对顺风车业务进行全面整改。同日,滴滴对外公布乐清顺风车事件的自查进展,宣布将从8月27日零时起在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内部重新评估业务模式及产品逻辑。同时,滴滴还宣布免去黄洁莉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职务,免去黄金红的客服副总裁职务。

  顺风车不是顺风车

  成立于2012年的滴滴,在网约车大战中逐渐扩张,成为中国最大的出行平台,拥有快车、专车、出租车、顺风车等多种业务。其中,顺风车业务于2015年6月上线,并在全国逐步推广。三年多的时间里,有十多亿次出行记录,这其实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用户的需求。

  不过,顺风车业务的快速扩张及“钱帛动人心”,使得专职从事顺风车业务的车主不在少数,这已经背离了顺风车的公益和共享定位,也使得顺风车的网约车属性不明。一些城市原本指望顺风车来解决交通拥堵问题,没想到顺风车的盈利模式却导致交通拥堵加剧。

  顺风车是否还有必要存在?

  8月27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室主任程世东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顺风车是我们鼓励的一个方向,我说的是真正的顺风车,而不是以顺风车的名义进行经营。真正的顺风车能够节省道路资源,减轻空气污染,实现共享。无论从城市交通,还是从空气污染,或是从共享经济的角度来看,它都是我们鼓励的方向。”

  不可让车主盈利

  对于真正的顺风车,程世东指出:“大的原则是,车主和乘客共同分担燃油成本,以及过路过桥费用,但绝对不能让车主有盈利。一旦有盈利,就会像现在这样,有很多人以顺风车的名义做经营。”

  程世东具体解释道,无论是捎带一名乘客,还是三四名乘客,乘客出的钱加起来不应超过燃油及过路过桥费。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信息服务委员会秘书长朱伟华也告诉记者:“滴滴的顺风车运营模式,决定了会有部分人专门从事拉客业务。”

  飞速扩张背后的隐患

  为何惨剧接连发生,原因有很多,但滴滴的飞速扩张及由此带来的管理漏洞难辞其咎。

  根据顺风车的运营模式,司机并不是滴滴的员工,因此对司机的约束及管理力度并不大。另外,顺风车业务快速扩张带来了庞大的车主群体,门槛较低,良莠不齐,而滴滴的人员和制度建设却跟不上业务的扩张速度。这些都埋下了巨大的隐患。

  朱伟华表示,顺风车遇害案具有必然性,不止中国的网约车或共享汽车,国外只要采用共享方式同样会出现类似事件,没有绝对的安全,外部对顺风车没有约束,企业内部要自我监管。

  事实上,类似事件的确不只发生在中国,在美国快速扩张的Uber和Lyft也面临同样的问题。

  今年5月,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调查美国20个主要城市的警察报告、联邦法庭记录和地方法院数据库后称,过去4年,全美至少有103名Uber司机被控性侵或性虐乘客。Uber的竞争对手Lyft也同样存在司机性侵乘客的问题。CNN报道称,过去4年中有18名Lyft司机被控性侵或性虐,其中4人被定罪。

  可以说,顺风车业务庞大的体量给企业管理带来严峻考验,一家独大、缺乏竞争也让企业相关人员没有足够的责任意识。在乐清这起事件中,涉案司机案发前刚被投诉,但是滴滴平台却未采取措施,第二天案发。在此前的空姐遇害案发生后,滴滴采取了一些措施,例如撤下顺风车用户标签和车主评价功能、人脸识别、限制接单事件等,但从此次事件可以看出,这些措施是远远不够的。

   

  “主要是企业的管理没有跟上,当然政府的管理也没有跟上,导致出现安全隐患。如果未来管理能跟得上,提供各方面的保障,顺风车还是会存在的。”程世东说。

  将资本约束在笼子里对于屡发的顺风车案件,政府监管部门也难辞其咎。程世东表示:政府要有手段。现在政府虽然不断地查网约车,查出有问题就罚款,但对于有雄厚资本的网约车平台来说是不够的。政府需要拿出更有效、更有威慑力的手段,例如列入失信名单,吊销营业执照等。”

  虽然美国网约车也有安全案件发生,但美国各地方立法机构对于网约车有着相当严格的要求。例如,司机必须接受过专门驾驶技术培训,通过刑事背景审查和驾驶记录核查。美国科罗拉多州规定,平台公司对一起事故的保险赔付额度应不低于100万美元。

   

  另外,中国对于顺风车并没有明确的定义和标准细则。“什么叫顺风车,总得有人给个定义。如果说顺风车只能是公益性的,平台不能赚钱,那平台就没有动力去帮非顺风车的车主去经营,这就能把顺风车和网约车区分开来。如果还是挡不住车主去经营,那么可以规定,一天只能跑一单或两单。”朱伟华说,“有了明确的规定,才有相应的监管措施和法律。就是因为现在没有明确规定,不合法的东西才会混入其中。”

  “但凡平台能赚钱,它就会想方设法逾越要求。都说要把政府的权力限制在笼子里,资本的权力也一样要限制在笼子里。”朱伟华说,“政府要约束一下资本,否则要的命就是老百姓的命了。”

  编辑:黄霞

 

 

  

京ICP备13016938号-1.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80号.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17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6035.
Copyright © 2002-2014 中国汽车报网版权所有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