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登录

没有账号?去注册

注册

已有账号?去登录
置顶
摩拜被收,一切不过是资本家的游戏
汽车公社 ·  郑文 ·  2018-04-11

  任何的商业活动都离不开资本的作用,但资本占了主动之时,这个商业活动注定不能持久,很可能在资本的巨腕之下溺亡,这就是我们从摩拜身上清楚看到的教训。                          

  4月4日,摩拜被美团全资收购,美团董事长王兴将担任摩拜单车新的董事长的消息席卷而来。在王兴给公司内部的信中说道,摩拜的管理团队将保持不变,王晓峰将继续担任CEO,胡玮炜继续担任总裁。至此,红极一时的共享单车头号玩家摩拜就此被并入体系。

  同一时间摩拜那不太好看的经营数据也被披露出来。业务数据披露,摩拜的债务合计超过10亿美元,其中挪用用户押金约60亿人民币,拖欠供应商欠款约10亿人民币。恍然间,不顾一切凭借“补贴”抢占市场的摩拜早已经“榨干”。

  资本时代: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在这个是否要“卖身”的重大选择中,管理团队的CEO王晓峰的态度是坚持公司独立发展,在决定投票的股东大会上,王晓峰说:“坦率说如果公司独立发展有着非常大的机会,也有挑战,但是我没办法……”

  事实上,在出手之前仍然还有软银等投资人将橄榄枝伸向摩拜,但或许是管理团队在无尽的消耗战中看不到盈利希望,又或许是股东再也没有耐性等待看到收益,最终做出了我们所看到的决定。

  回望共享单车的开端,刚开始以摩拜、小黄车主打的环保生活方式,作为一种补充出行方式推出,小付一点费用骑车,大家倒也乐意接受,在高校里这样的出行方式颇受追崇。直到在资本的“怂恿”下,一下涌入很多共享单车,不顾一切抢占市场份额。

  以摩拜、OFO为首的烧钱战开始打响,快速占领市场的快感充斥着管理团队。在共享单车短短的发展过程中,用“补贴”来抢占市场的策略占了大部分历程,所有的共享单车毫无例外都用了同样的方式。共享单车企业通过不断创造“伪消费需求”来刺激市场膨胀,很快他们就发现消费需求并没有与车辆投入、资本投入成正相关,越来越高的空置率摆在眼前。

  但在这场战争中,谁也无法抽身。随着整个市场的模式进入“资本催生企业增多,市场单车投放增多,单个企业订单减少”的死循环,在这场巨大的共享单车商业竞争漩涡中,没有企业幸存。共享单车企业盈利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目标。

  对于事件主角摩拜来说,如今陷入盈利困难的局面,离发展预期越来越偏离之后,股东的倾向自然是出手。资本足够关心的就是快速盈利,至于摩拜的商业运行模式,或是可持续性发展,还是梦想,都不是他们所要考虑的。

  就像胡玮炜自己曾说过:“没有一家真正成功的企业最后的成功原因完完全全只是因为资本。所以,资本是助推你的,但是最后其实你都得还回去。”这应该是摩拜避无可避的结局。

  如今,摩拜的结局已经尘埃落定。互联网创业已经几无例外均被纳入阿里与腾讯两大阵营麾下,成为更大棋盘中的一颗棋子。此势均力敌的双龙,都在相关领域不断扩展自己的城墙。尽管王晓峰、胡玮炜都保持了原来的职位,但恐怕他们心中已经在盘算离职事宜。

  任何的商业活动都离不开资本的作用,但资本占了主动之时,这个商业活动注定不能持久,很可能在资本的巨腕之下溺亡,这就是我们从摩拜身上清楚看到的教训。当然,或许有很多创业者与胡玮炜有着同样深刻的感受。“如今创业的门槛变得很低,但同时战略和执行门槛变得更高。”大四创业者祝某如此告诉记者。

  在时代变迁下,过去以创业者为主导、资本辅以帮助的模式正在转变,资本渐渐转变为主导者,至少是互联网创业领域这样的现象非常普遍。而汽车行业呢?我们可以从时代变迁中获得什么样的经验教训?

  不能盈利一切都是扯淡

  资本的逐利性是永恒不变的,它的逐利性也让资本流入最有效率的领域,从而快速促进行业进步。而汽车行业又是一个资金密集型行业,在日益壮大的同时需要更多的资本流入,带动行业更高速发展。多年前,中汽协常务副会长董杨也曾呼吁过金融界的资本关注汽车行业。

  自从,新造车势力兴起之后,资本的流入确实变得密集。目前为止,所有频繁活跃在我们眼前的新造车势力,似乎都在向外界宣称我们有的是钱,在这个风口,我们有很大的成功几率。有数据统计,目前蔚来、小鹏、拜腾、奇点、威马、车和家等造车新势力累计融资总额已经超过420亿元。

  然而创业者又容易在短暂的阶段性成功面前,就忽视资本的短视性,恰恰汽车产业是一个投入-回报周期极其漫长的产业。在他们的畅想中有一个美丽的错觉,在技术壁垒并不强大的新能源造车上似乎没有钱不能解决的问题。而在传统车企从业的人显然冷静得多。“资本只是一小环节,还有技术整合、上下游管控、生产管理、销售等环节都是非常不容易的。”在传统车企多年的从业者对新造车势力的担忧溢于言表。

  在这乍暖还寒的时候,我们或许也可以用冷静的头脑思考一下。在汽车行业,我们如今谈得如火如荼的造车新势力,将会有多少撑下来的可能性呢?近日来,一直被新造车势力看作楷模的特斯拉,也在长期无法实现盈利的现实之下,陷入“结构性破产”。饼越画越大的马斯克也在尽力地实现对投资者的规模产量诺言,不惜睡在工厂。但这似乎也无济于事,在资本回报与汽车生产周期的矛盾中,连这个“上天”的男人都无法调和。

  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在朋友圈感叹:造车的系统复杂性太高,Model 3的问题不会那么快解决。我也在公司旁睡了大半个月,但是问题的解决还是要接受客观规律,急也急不来。看看Model 3的各种问题,亲历了小鹏汽车的第一代,所有人都小看了汽车从无到有的困难。

  不过,以目前较为快速的蔚来汽车为例,就是大胆派的典型,还没有实现交付,目标似乎已经很远大。从寻求自建工厂,到在全球13地设立研发、设计、生产和商务机构,再到建设大量换电站,面临的都是巨大资金投入。

  值得注意的是,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同时也是摩拜单车的董事长、投资人。摩拜的整个曲折历程李斌都是亲眼见证者,过去的多轮融资基本由李斌主导,在摩拜卖给美团的决策中也投了同意票。不知道在蔚来的发展道路上,他是否能认清资本在造车道路中的巨大弊端。毕竟现在因饼摊太大而吃不了兜着走的案例已经有了。

  曾经听过一个投资人选择项目有意思的判断方式:“当我决定投资一个项目的时候,与项目创始人见面我一定会很在意其穿着,如果他非常在意自己的体面,那我可能会慎重考虑,如果他很屌丝那我可能在情感上就已经有所倾向了。”

  或许这只是个玩笑话,但正如此投资人所考虑的,现在项目idea找资本很好找,团队也很好找,如果有随意挥霍资本的心态,那就很可能被资本绑架,并夭折于成功的路上。毕竟,从过去到未来,创业从来都不是一条体面的道路,除非哪一天你成功实现可持续的稳定盈利。

  回看以魏建军、李书福等为首的第一批创业的自主品牌,尽管有逆向研发的开端,但将艰苦奋斗、实现可持续发展牢记心中的他们确实打拼出了更宽广的未来,这些企业家往往在仰望星空的同时依旧能脚踏实地。

  而在刀剑上舞蹈的造车新势力需要时刻警醒不要被资本绑架,否则资本的倒逼将毫无人性。我们并不盲目乐观地期待大部分的造车新势力奋然崛起,但也心存希望有个别品牌摆脱资本牢笼的桎梏,成功培养出自我造血能力,逐渐成长为新造车势力的一面旗帜。

京ICP备13016938号-1.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80号.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17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6035.
Copyright © 2002-2014 中国汽车报网版权所有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