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
中国能源汽车传播集团

示范运行车辆大多数采用国外电堆

国内燃料电池汽车腾飞成国外企业机遇

2016年11月23日 06:00 中国汽车报网 王凌方

  在能源紧张、雾霾严重的今天,一种可再生能源、近似于零排放,最终生成物为可饮用的清洁水的汽车,是不是更符合市场需求呢?燃料电池汽车恰好符合上述特点。随着丰田Mirai、本田Clarity高调亮相,当初被认为实现产业化极为困难的燃料电池汽车,似乎离我们生活并不遥远了。

  燃料电池汽车作为汽车产业未来的发展方向已经是大势所趋。我国在新能源汽车规划中也把燃料电池汽车作为重点之一,并给予相应补贴,促进了燃料电池汽车示范推广。广东佛山首条投燃料电池公交线投入运营,福田汽车、宇通客车分别承接100辆燃料电池客车订单,全球环境基金、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支持的“中国燃料电池汽车商业化示范项目”已经启动三期。中国燃料电池汽车商业化示范项目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然而,这些示范推广车辆的电堆大多数由国外企业生产,国内燃料电池汽车市场繁荣成了国外企业的机遇?

  ■核心技术已有积累

  我国燃料电池汽车技术发展如何?国家节能与安全实验室主任、清华大学教授欧阳明高介绍说,燃料电池汽车在国家新能源汽车重点项目专项扶持的推动下取得了一定成果,尤其是在膜电极方面,国内已经研发了三代膜电极;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研发的增强型质子交换膜的机械性能,要高于已经商业化的膜产品,膜电极组单位面积的电流功率密度接近1W/cm2。

  除此之外,国内的双极板技术基本与国际同步,尤其在金属双极板方面的流畅性、气密性、仿真性等技术已经基本掌握。

  中国工程学会理事长付于武告诉《中国汽车报》记者,近十多年来,我国初步掌握了燃料电池关键材料和电堆、动力系统、整车集成和氢能基础设施的核心技术,基本建立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燃料电池汽车动力系统技术平台,实现了百辆级燃料电池动力系统与整车生产能力。

  在氢能技术和产业化方面,我国目前开发的35MP氢气储存系统,每千瓦的铂用量已经降为0.4克,燃料电池汽车耐久性最高可达3000小时。

  在商业化示范方面,先后在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进行了示范运行,在全球环境基金项目支持下,开展了小批量的商业化示范运营工作。

  ■合资企业纷纷建立

  在国内燃料电池汽车逐渐变热的同时,另一个现象引起了《中国汽车报》记者的注意,不少国内燃料电池企业选择与国外企业设立合资公司。

  7月18日,广东国鸿氢能与加拿大巴拉德签订协议,拟在广东省云浮市建立生产基地,生产FCvelocity-9SSL型号电堆,这些电堆将在本地组装为系统,用于巴士和物流车。巴拉德和国鸿氢能还约定,2016年下半年设立合资公司,双方持股比例分别为10%和90%,2017年后,巴拉德成为合资公司惟一指定的膜电极供应商,预计从2017~2021年,膜电极的采购价值至少在1.5亿美元。

  泽禾公司也是国内一家主要从事燃料电池备用电源、大巴用燃料电池动力系统的研发和生产企业,引进了加拿大巴拉德公司基于大巴用燃料电池动力系统的相关技术,在江苏如皋建成了国产化组装生产线,首批产品已经在广东佛山投入运行。同时,泽禾公司还拥有丹麦丹森电源公司10%的股份,并引进巴拉德和丹森技术,在国内建设了备用电源生产线。

  此外,2015年6月11日巴拉德动力系统公司与河北唐山轨道客车有限责任公司(TRC)签署了框架合作协议。合作的主要内容包含设计开发新的燃料电池模块以满足有轨电车或地面运输汽车的应用需求。

  2015年11月10日,巴拉德能源系统公司与厦门金龙联合汽车工业有限公司在金龙总部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合作研发生产燃料电池驱动客车。

  巴拉德已先后与南通泽禾、广东鸿运、中国中车、唐山轨道和厦门金龙达成合作,将燃料电池应用于公交汽车、有轨电车和其他商用车领域。

  ■核心产品仍依赖国外

  燃料电池的合资公司或许还会增加,但不可否认的一个事实是国外的电堆几乎垄断了国内正在运行的燃料电池汽车,甚至大有垄断未来燃料电池汽车市场之势。

  为何国内企业纷纷选择与国外企业合作?欧阳明高说:“我国燃料电池汽车产业只是打通了技术链,但产业链基本未形成,核心产品多依赖国外。” 欧阳明高对国内燃料电池汽车产业现状的总结或许能够解释部分原因。

  欧阳明高的说法得到了另一位业内人士的佐证。新源动力股份公司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告诉《中国汽车报》记者,新源动力目前生产的电堆产品在性能层面已经与巴拉德等国际企业差别不大,主要问题在于成本和可靠性方面略有不足。“除了电堆本身的问题外,与之匹配的辅助系统、零部件等产业链在国内是缺失的,这导致成组后燃料电池系统性能与国外先进技术存在差距。” 上述人士说。

  这位人士进一步说,目前来看,国内产品与巴拉德的电堆在控制策略、集成、空压机等方面差别较大。“归根结底这是我国汽车工业基础相对薄弱导致的结果,尤其在材料、加工、工艺等方面我国与世界先进水平差距较大,生产的产品不能满足汽车工业需求,从而对外依赖度较大。” 上述新源动力的人士表示。

  随后,《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了广东国鸿氢能科技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陈建豪,陈建豪表示,合作前期国鸿氢能主要是组装巴拉德系统产品,后期与巴拉德合资开发电堆。

  陈建豪坦言,目前国内燃料电池系统对国外技术依赖程度较高,之所以不选择国内企业合作,是因为国内还没有较为成熟的产品,大多数技术还处于研发状态,产品不能规模化投放到市场上去。想要尽快进入产品阶段,与国外企业合作是目前最佳的方案。

  陈建豪认为,燃料电池汽车市场和技术是“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若不引进国外技术,国内燃料电池汽车产业便不能快速发展起来,没有市场前景,企业很难下决心加大对技术投入,这样国内燃料电池汽车产业发展会越加缓慢,更加落后于国际水平。

  或许,陈建豪的观点道出了部分国内企业选择与国外企业合资合作的原因。

责任编辑:胡晓实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或“汽车网”的文字、图片和视频作品,版权均属汽车网-《中国汽车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中国汽车报》创刊30周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