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
中国能源汽车传播集团
社长手记|此生只为汽车来
2017年10月17日 06:00  何伟
  从小喜欢玩汽车,大学学的是汽车。当过汽车厂的技术员、总工程师、老总、厂长;当过清华、北大的老师;当过国家经济部门的领导。执掌过国家最高的经济智库,参与过中央和国务院许多重大政策和重要文件的制订和起草工作……这样的工作履历和专业积累,不知还有谁,能比陈清泰对汽车产业有更多的发言权,以及更浓郁的汽车情结。
  如今,他已经是78岁的老人了。神态矍铄,步履轻盈,谈吐儒雅,精力之旺盛,年轻的工作助手说,一点不输中年人。我们的访谈地点,选在他退休后的寓所兼办公室。窗外是北京工人体育场的红色棚顶和蓝天白云,屋内会客室陈设简洁,白桦林的装饰画贴满墙面,上面有外孙的留言:姥爷,加油。
  “小的时候我就喜欢汽车。”退休后的访谈多起来了,他的回忆常常这样开场。他与汽车的情缘,从这件小事可以看出。家中门廊摆放汽车模型的玻璃柜,是他在阳台上自己动手的杰作。别的孩子热衷于玩球捉迷藏,他的乐趣却是独自坐在路边看来来往往的车,只是那时的马车比汽车多;放弃年轻人羡慕的苏联留学,却要读清华大学,因为那里有个汽车专业;毕业后不惜以夫妻团聚的名义逃离清华教席,跑到武当山不为练拳脚,只为投身火热的二汽建设工地。
  但是,我们的访谈,却是以电动汽车几起几落的苦难历程开始的。如果说何光远是甲醇部长,那么陈清泰算是电动车盟主了。他是中国纯电动汽车的代言人、推动者和守护神。我们的话题很敏感,老人对合资车企的功过,传统车企的艰难转型以及双积分、禁售燃油车的利弊分析,都有独到的灼见。他认为这一轮电动车的窗口期,中国不能输,也输不起,因为投入太大了。
  别前,他送我一本签名的汽车专著《汽车产业和汽车社会——一个汽车人的思考》。其中有这样一句自白:我是学汽车的,到汽车厂不是服从组织分配,是为实现我毕生的汽车梦。所以我无论是做技术工作,或者管理工作,甚至是企业主要领导,我都把它作为毕生的事业,实现自己的追求。
  合上书,我想,当下我国的汽车产业,繁荣的背后多有迷茫,澎湃的浪涛多有焦虑,我们是不是该关一下手机,倾心听听此生只为汽车来的这位长者的忠告。
  (编辑:陈伟)
责任编辑:胡晓实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或“汽车网”的文字、图片和视频作品,版权均属汽车网-《中国汽车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