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
中国能源汽车传播集团
柴油车丑闻或成德国大选“党同伐异”博弈筹码
2017年08月09日 05:16 汽车预言家 

  柴油车在德发展何去何从?这不仅关乎涉事汽车制造商的利益诉求,同时也成为德国换届选举期间,各政党“党同伐异”的政治筹码。

  2017年8月2日,在“排放门”与“卡特尔”持续发酵所引发“废柴”呼声不断高涨的背景下,由德国政府官员、学界代表和各大汽车制造商等多方参与的“柴油车峰会”在柏林如期召开。会后,各方同意为超过500万辆柴油车进行软件升级,以减少尾气排放。

  保住了柴油车的“生存权”令德国一众汽车制造商们紧绷的神经得到稍许缓解,不过这一结果却招致以德新社和爆出车企“卡特尔”丑闻的《明镜周刊》为代表的媒体不满,他们表示,“德国社会各界认为车企所做出的承诺还远远不够。”

  查阅资料汽车预言家发现,从此次峰会召开前的“媒体吹风会”上就能得知,偏向减轻汽车制造商负担这个盖棺定论的结果是意料之中和可以预见的。

  此前德国政府新闻发言人Ulrike Demmer就曾表示,政府希望在九月大选之前社会各界能够保持严肃的态度对待有关柴油车污染的讨论,眼下当务之急是平衡各方利益诉求,既要有效解决柴油车污染问题,同时保留上千份工作岗位以及避免对汽车行业造成伤害。

  柴油车峰会掩盖了什么问题?

  对于德国汽车制造商而言,再没有比现在更具挑战性的时刻了,针对“排放门”抽丝剥茧的调查牵连出的车企名单在不断拉长,而近期爆出的德国车企涉嫌形成卡特尔联盟丑闻更是震惊了整个欧洲汽车业,有证据表明大众“排放门”并不是一家车企的“单独行动”,而是德国汽车业默认的“潜规则”。

  民众对车企的信任岌岌可危,并随着对真相追根溯源的揭露而降到有史以来的最低值。汽车预言家梳理相关资料发现,自大众“排放门”事件之后,柴油车在德国乃至整个欧洲的销量一蹶不振,今年上半年,德国柴油车销量同比下降了5.6%,据德国机动车辆管理局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7月德国柴油车销量再度下跌13%,柴油车的市场占有率也从2016年的46%降至如今的40.5%。

  参加柴油车峰会的德国车企负责人

  2017年8月2日或许是可以载入ABB三大车企史册的一天,这一天“柴油车峰会”在柏林如期召开,柴油车在欧风雨飘摇的地位随着大会的落幕而迎来了历史性的转折。汽车预言家在与德国业内人士沟通后得知,该决策或将避免德国汽车业担心的“排放门”导致柴油车全面禁售局面的出现。

  此次峰会上,德国政府官员和车企负责人达成一致协定,共同宣布将对德国国内约530万辆柴油车采取软件升级、换车补贴等措施以降低污染物排放。与此同时,由大众、戴姆勒和宝马三家车企牵头与德国联邦政府共同出资5亿欧元成立一个专项资金,用于支持地方政府改善空气质量。德国环境部长亨德里克斯和交通部长多布林特对上述最新决策表示附议支持。

  德国汽车工业协会表示,对本国所有的欧五、欧六标准柴油车进行软件升级可减少25%~30%的氮氧化物排放,并且软件升级并不会影响发动机性能、燃油消耗以及使用寿命。此外,据德国之声报道,平均每辆车更新软件的费用约为100欧元,技术改装费用为1500欧元,这两项费用全部由车企承担。

  不过,这一决策却引发了德国社会的强烈批评。《明镜周刊》在会后发表文章称,德国政府要求将氮氧化物排量至少减少25%,这与此前环境部长亨德里克斯提出的50%降幅有相当差距。柴油车带来的空气污染,最后却要由纳税人买单,这是不公平的。

  大众工程师在美认罪 民事诉讼上升为刑事诉讼

  2016年9月,大众工程师杰姆斯·罗伯特·梁就参与尾气作弊软件研发的指控认罪,他也成为美国政府着手调查“尾气门”事件以来首位认罪的大众高层官员,他的供述和认罪为大众集团内上级官员施加了更多的压力。

  美国司法部于2016年9月9日发表的法庭文件中详述了大众尾气作弊一案的更多细节信息:时间拨回到2012年,彼时时任大众集团CEO的文德恩在日内瓦车展上宣布,到2015年大众计划将新车的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在现有基础上降低30%,这在当时的技术水平来看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为了达到文德恩的要求,大众工程师不得不采取“非常手段”进行减排,通过调高汽车胎压、在机油中添加柴油、研发尾气作弊软件等一系列措施来降低燃油消耗,并从2013年起一直持续到2015年“尾气门”事件全面爆发。

  汽车预言家在沟通中了解到,在此过程中包括文德恩在内的大众高层是知情并默许该项操作的,此前大众曾表态鼓励普通员工积极配合内部调查人员的调查,并承诺不会因此开除或起诉相关员工,但集团高级管理层官员则需要为此承担相应责任。

  事实证明,从杰姆斯·罗伯特·梁开始,这只是大众高层官员获罪的序幕,8月4日,大众汽车环保与工程中心所属密歇根州负责人奥利弗·施密特(Oliver Schmidt)在底特律的美国地区法庭认罪承认参与大众集团“排放门”丑闻,与他一同受到指控的另外五名大众高管因身居德国侥幸逃过一劫……

  从指控罪名来看,罗伯特·梁被起诉涉嫌预谋诈骗美国政府及消费者的共谋罪、通信欺诈罪以及违反《清洁空气法》等民事诉讼条例,面临五年有期徒刑和25万美元罚款,相比之下,奥利弗·施密特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被控诉涉嫌犯有11项刑事罪名,而一旦获罪或将面临长达169年的有期徒刑。

  美国联邦调查局副局长Andrew McCabe表示,“大众高层管理人员对于这场旷日持久的欺骗行为完全知情,并故意让监管机构、股东和消费者蒙在鼓里,我们不能把公司关进监狱,但其员工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揭发柴油门”或成德国大选的“政治筹码”

  “排放门”事件、大众高层官员在美获罪、五大车企组成的卡特尔垄断联盟……德国汽车行业的负面消息从爆出至今已持续半个月占据全球各大媒体的头条,将柴油车在欧发展的命运推至风口浪尖。

  德国五大车企联合组成的“卡特尔”联盟

  这起德国经济史上涉嫌车企最多、最大的卡特尔案可能遭遇诉讼潮,面临消费者的巨额索赔。并且随之而来的是涉案车企股价集团下跌、品牌声誉受到巨大损失,汽车预言家了解到,在资本市场德国汽车市场一周内累计下跌了约100亿欧元。

  了解内情的德国人士向汽车预言家透露,选择在此时爆出“卡特尔”丑闻的时间和动机都十分蹊跷,因为今年九月恰逢德国政党换届选举,因此不排除持有不同利益诉求的政党以此事为契机作为竞选的“政治筹码”。

  德国实行议会共和制政体,政府可由几个政党联合执政,德国民调机构数据显示,现任总理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和基社盟目前保持较高的竞选优势,支持率为40%,这从其筹集的竞选资金数目这个侧面就能体现出来。从今年年初以来,基民盟获得了德国有实力企业和个人数额最多的捐款,总计190万欧元,和以往一样,汽车制造商是竞选捐款的大户。

  德国政治分析师塞瓦斯蒂安·梅耶表示,捐款方不可能对党派没有动机,他们有意培育政治图景,希望借此影响选举结果。这样的分析不是没有道理的,以此次“柴油车峰会”为例,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峰会召开前通过政府新闻发言人Ulrike Demmer向记者透露,“我反对将柴油车妖魔化,柴油车的二氧化碳排放相对较少,更有利于环境保护,但我们同样杜绝作弊行为,也会寻求其他的解决方案。”

  我们无从得知此次峰会做出有益于车企的决策中,现任政府的支持占据了多大部分比例。而以绿党为代表,势单力薄的反对党们则站在了政府的对立面强烈谴责最新实施的法令将致使德国汽车制造商错失重要的转型机会,毕竟电动车才是汽车市场的未来。

责任编辑:赵方婷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或“汽车网”的文字、图片和视频作品,版权均属汽车网-《中国汽车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