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
中国能源汽车传播集团
陈清泰高端访谈系列(二): 
双积分对所有的中国车企都是有利的 只不过有利的形式不一样
2017年09月27日 09:03 中国汽车报网 封华

  “双积分对所有的中国车企都是有利的,只不过有利的形式不一样。对于像比亚迪或新生的着重做电动车的企业来说,这是一种激励;对于以燃油车为主的企业来说,则是一种倒逼,希望企业通过这个倒逼的过程赶快转型,不要被淘汰。” 

  访谈主持人:《中国汽车报》社长何伟 

  访谈嘉宾: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理事长陈清泰 

  何伟:为接替财政补贴政策,今年6月,工信部发布了双积分并行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由于受内外环境影响,双积分政策或延期一年执行,您对此怎么看?哪些企业或因双积分受益,哪些将面临挑战? 

  陈清泰:这个政策对企业有利或者无利,不能一概而论。我认为如果从宏观层面,也就是必须实现转型的层面来讲,双积分对所有的中国车企都是有利的,只不过有利的形式不一样。对于像比亚迪或者新生的那些完全做电动车的企业来说,这是一种激励;对于以燃油车为主的企业来说,则是一种倒逼,希望企业通过这个倒逼的过程赶快转型,不要被淘汰,所以对他们都是有好处的。这个道理与德国禁售令是有相似之处的。 

  何伟:双积分政策延后一年,是否会让自主车企失去“时间差”所带来的领先契机? 

  陈清泰:应该没有太大影响,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剩余积分也发挥不了太大作用。对于中国车企来说,不要把过多的精力放在补贴上或靠积分赚钱上。这只是短期的,重要的是抓紧时间搞好技术,建设好品牌。 

  何伟:近段时间以来,部分外资企业纷纷向国内电动汽车发展得较快的车企寻求合资,例如,大众与江淮、戴姆勒与北汽、福特与众泰,以及雷诺-日产联盟与东风等,这被视为是外资车企应对我国双积分政策的一种策略,您如何评价这新一轮的“合资潮”? 

  陈清泰:我认为国家既然已经有相关政策出台了,那就顺其自然,由企业自主决策,政府原则上不要再干预。这其中,各个企业合资的目的或许有较大差异,这种差异也应该允许。有的是为了活下去,找一个能力强的伙伴,有的是为了在合资过程中更好地运用技术储备、扩大自己的影响。 

  在将来的合资企业中,中方和外方的关系可能与第一轮合资有所不同,中方的主动性、主导性会上升。应该承认,汽车是一种长期积累的产品,而这正是传统企业具备的优势,在品牌上也有其独特优势。所以中外资双方的核心问题还是在于技术层面是否有主导权,如果技术不行,谈主导权就很困难。 

  何伟:您如何看待未来几年中国自主品牌车企与外资车企在电动汽车方面的竞争? 

  陈清泰:我去年曾讲,在中国政府补贴退坡之日,就是外资大举进入之时。竞争是很惨烈的,尽管我们在电动车上有相当的积累,但是电动汽车的门槛比较低,凭跨国车企的实力追赶上来,应该说不是非常困难的事,而且他们公布的投入资金都是几百亿元量级的,所以未来的竞争不可小视。但是这种局面没有办法改变,还是要靠自主企业自己用功努力。当务之急,是中国几个大的车企集团需要加快转型步伐。 

  何伟:您是否担心2020年补贴退坡后,我国电动汽车市场将出现断崖式下跌? 

  陈清泰:我相信不会是悬崖式下跌,原因在于电动汽车的性价比在迅速上升,甚至和燃油车已经基本上可以相抗衡了,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电动汽车的发展驱动力会由政策驱动逐渐转向市场驱动。况且,2020年之后,双积分政策就作为一种非补贴性质的政策,让电动汽车的发展可以持续下去,不会悬崖似跌落。 

  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托尼•西巴在他的文章《反思交通运输2020~2030》中提到,由于经济性不合算,到2025年将不会再有燃油车,私家车的性价比将可以与燃油车抗衡。电动汽车动力电池的比能量每年都在增加,成本也在下降,像轻量化研发等都在进行,电动汽车会越来越成熟。另外从电动汽车的性能上看,也不比燃油车差,与此同时充电设施建设每年都会有大的改进。现在一次性购买电动汽车的成本相对高一点,但是使用成本非常低,所以就算是买车成本高一点,也很快会持平。 

  这个报告还提到,未来人们将会彻底停止驾驶行为,全体转向自动驾驶电动汽车,这种汽车的运行费用是矿物燃料汽车的十分之一,而燃料的边际成本几乎为零。一旦有数据验证由人来掌握方向盘是多么危险,那么城市内会禁止由人来操作汽车,这种做法还会慢慢扩展到郊区。无人驾驶现在的技术水平还不够,但为什么那么多人花大量资金去搞无人驾驶?因为这就是未来的方向。阿尔法狗可以打败全世界最高水平的棋手,那么无人驾驶的安全性总有一天也将超过有人驾驶。 

  电动汽车加上未来的无人驾驶、汽车共享,就是代表着汽车行业的未来。再回到刚才说的禁售燃油车的话题,我还是想强调,对于中国来说,如果我们把禁售燃油车的原因想清楚了,还是应该及早地把时间定下来。 

  电动汽车是对全社会有很大颠覆性作用的载体,这种革命性替代,确实就是一种创造性破坏,它的破坏是很残酷的。如果做得好,那么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中,中国可以是一个最大的获益者。因为电动汽车带来的革命性变化,都涉及到中国目前的痛处,比如环境问题、出行问题、城市问题。前两次工业革命,我们都没有抓住机会,这次如果搞得好,很可能是一次历史机遇。 

  政府部门需要有一个顶层的规划布局,来保障各种技术趋势在合理的时间节点得到推动,要把握好依法行政和宽容创新之间的尺度。比如,像对待无人驾驶路测,应该更宽容一些,同时更应该更新相关法律法规,为创新提供环境。 

  另外就是要由市场起主导作用。现在还是有很多投资者对发展新能源汽车有热情,政府没有必要把他们挡在门外。他们的确各有各的想法,有的是希望在进入时试一试,将来或者也会退出,政府用不着替他们担心,不应该不给机会。 

  如果要做一个归纳,应该说,燃油车曾经被称为改变世界的机器,今天电动汽车将再度改变世界。现在从政府到企业都应该认真研究,充分理解这种颠覆性意义,利用好以往的积累,抓住这轮变革,当一个领跑者。

责任编辑:王琨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或“汽车网”的文字、图片和视频作品,版权均属汽车网-《中国汽车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