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登录

没有账号?去注册

注册

已有账号?去登录
置顶
金台车评|说说让陈光祖先生心塞的问题
中国汽车报 ·  秦淑文 ·  观看 0  · 2018-05-08

  5月3日,美国派贸易谈判团队来华,一场异常艰难的谈判在所难免,中美贸易摩擦话题再度升温。这让笔者想起了几天前的一通电话。4月28日,在电话里一开腔,86岁的陈光祖老先生直接把话题拉到了中国汽车产业“缺芯”问题上,一口气说了半个多小时,焦急、心塞的情绪表露无遗。“五一”假期,他又给笔者发来了一些相关资料。老先生此举让我立即想起了79岁的倪光南院士。要不是中兴被美国商务部“七年封杀”事件爆发,一篇题为《一段关于国产芯片和操作系统的往事》的文章把倪光南从历史的尘埃中拉出来,估计也没有人想起这位大家来。

  前一位老人让我想起了后一位老人。老话说:“家有一老,赛过一宝。”老人们看惯了沧海桑田,阅尽了世态炎凉,他们的话值得谛听。

  小时候,笔者不止一次听父亲讲述过家乡历史上的“光绪大旱”和他亲身经历过的“民国十八年大旱”。前两年,获赠一本家乡县志,发现如下记载:“清光绪二至四年(公元1876~1878年),频旱。赤地千里,树皮、草根、干泥、雁粪俱搜刮充饥。冬,盗发土冢,祖孙、父子、母女、夫妇、兄弟相食,道馑相望,闾左枯骨成丘,庐舍拆毁无数,县北附山村落有尽数饿毙或十之七、八。”笔者家乡那个村的村民饿毙8成多,有的家族生存率仅为1/10。

  灾难过去快一个半世纪了,但悲惨、恐惧的阴影依然盘踞在村中长辈们的心头。新中国建立后,举国一盘棋,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机井出现,村民再也不用靠天吃饭,但老人们依然不厌其烦地告诫晚辈们:“家存二年粮,遇灾心不慌”,居安思危,谨防万一。

  芯片有“工业粮食”之称。也许是实实在在地感受到美国的打压和封杀,华为在中国品牌手机企业中率先研发出了自己的麒麟芯片。要不是2016年从第一名的位置被华为和OPPO甩在身后,小米也不会投入数十亿元在28个月内研发出自己的澎湃芯片。

  一辆高档豪华轿车至少要用一二百个芯片,即便是一般的中高级轿车也要用六七十个芯片,汽车是最大的家用芯片应用载体。但是,车用中高级芯片供应“百分百依靠进口,这是我国汽车电子产业核心技术的重大缺失,建立自己掌握的汽车用芯片的研发制造基地十分迫切。”本世纪初,陈光祖就参与了王大珩等31位院士向国家建言的“汽车计算平台”论证组织活动。十多年来,他持续呼吁尽快解决中国汽车“缺芯”问题。“再也不能对芯片发展置之不理,只求终端结果,不问基础建设!”

  笔者做了个粗略调查,结果证实了陈老先生的判断。目前,中国品牌轿车使用的含中高端芯片的产品约有20多类,美国的13家供应商占据主导地位。中国品牌轿车还要使用一些美国公司的软件。美国公司供应的这些软硬件有些是无法替代的。可以说,如果美国商务部对中国品牌汽车企业也来个拒绝令,那这些企业将受重创,至少半年内无法开工。

  在传统汽车上,主动安全系统由外资供应商占主导地位,就连大多数中国品牌汽车发动机的“大脑”数十年来也一直由博世、电装和德尔福等几家寡头提供。

  智能汽车使用的芯片更多,但目前来看,中国品牌企业并没有掌握核心技术发展主导权。自动驾驶计算平台的争夺战主要在美、德、日的跨国公司之间展开,中国本土公司主要侧重于自动驾驶算法和传感器的研发,控芯能力还很弱。

  中兴被封杀事件像一盆凉水,激醒了中国人。习近平总书记说:“重大科技创新成果是国之重器、国之利器,必须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上,必须依靠自力更生、自主创新。”

  万亿级额度的芯片投资热潮已经掀起。4月23日,魂芯二号A发布;5月3日,寒武纪MLU100发布。笔者相信,今后几年,陈光祖老先生肯定会看到越来越多具有世界领先水平的“中国芯”安装在中国品牌汽车上。

  编辑:李卿

京ICP备13016938号-1.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80号.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17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6035.
Copyright © 2002-2014 中国汽车报网版权所有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