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登录

没有账号?去注册

注册

已有账号?去登录
置顶
专论|新时代需要新路径、新认知、新能力
中国汽车报网 ·  李万里 ·  2018-11-08

  改革开放40年,中国汽车产业的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党的十九大以来,中国进入新的发展时期,汽车产业的发展趋势豁然明朗,奋斗路径开始清晰,新的认知不断深化,新的能力也在不断增长完善。

  ♦中国汽车产业进入发展新时代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汽车产业在陌生的对外开放的环境中顽强生存下来,在加入WTO融入全球化的过程中站稳了脚跟。十八大以来,国家、产业和优质企业的生存需求和发展动机发生转变,对发展模式有了新的设想和憧憬。中国汽车产业要在全面开放、持续发展、扩展发展利益的过程中争取有尊严地发展。

  十九大召开以来的三件大事标志着中国汽车产业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

  1.确立国家发展大战略

  十九大报告提出,到本世纪中叶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战略目标。其中,提出了“加快建设制造强国,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的战略要求。

  2.全面对外开放势不可挡

  十九大提出“实行高水平的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政策,全面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的战略方向。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发表主旨演讲时明确表态:“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他还表示要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尽快放宽汽车行业外资股比限制,相当幅度降低汽车进口关税。

  3.发布《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

  由工信部、发改委和科技部联合编制并印发的《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揭示出我国汽车产业发展面临的新趋势,可用6个关键词归纳:大时代、大目标、大安全、大协同、大品牌和大国际。

  一是大时代,大时代有三个特点:科技革命、产业变革、转变发展方式。新一轮科技革命具有“范式革命”的显著特征。产业变革引发产业格局和生态体系深刻调整。通过转变发展方式,实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

  二是大目标,即国家的“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规划》提出的“力争经过十年持续努力,迈入世界汽车强国行列”的目标。

  三是大安全,《规划》首次提出“全产业链实现安全可控”的理念。在保障安全前提下,实现资源整合和数据开放共享。

  四是大协同,《规划》以大量篇幅反复强调“协同发展、合作共赢”,包括管理协同、创新协同、产业链协同、智能网联汽车协同、商业模式协同等。

  五是大品牌,《规划》第一次以“中国品牌”概念,取代“自主品牌”的称谓。要求中国品牌汽车全面发展,形成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力的企业和品牌。

  六是大国际,《规划》鼓励优势企业牢固树立国际化发展理念,统筹利用两种资源、两个市场,积极进行海外布局,加快融入全球市场。

  ♦践行《规划》的主要路径

  《规划》以及国家一系列方针政策,以五个空间维度描绘出在全面开放下确保产业安全、实现汽车强国的主要路径。

  1.遵循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三个维度

  按照中国工程院编制的《中国智能制造发展战略研究报告(征求意见稿)》,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实现路径是由价值维、组织维和技术维的三维体系构成。价值维即智能产品、智能生产或运行、智能服务;组织维即智能单元、智能系统、智能系统之系统;技术维即数字化制造、数字化网络化制造、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制造及运行。

  2.把握稍纵即逝的时间窗口

  在新的发展时期国家、产业和企业都设立了明确的时间窗口。

  实现国家目标有3个时间节点: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2050年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从产业层面看,《规划》为汽车强国战略设定2020年、2025年两个时间节点。从企业层面看,不同企业提出了各自的时间节点,如部分大国企提出“耐住寂寞20年”实现转型升级的时间节点,造车新势力也制定了“反客为主”的时间表。

  3.建立行之有效的制度保证

  十九大指出,坚决破除一切不合时宜的思想观念和体制机制弊端,构建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规划》提出,深化改革汽车产业管理体制,强化法制化管理,建立健全适合我国国情和产业发展规律的法制化、集约化、国际化管理制度。

  ♦新机遇、新挑战的新认知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当今世界正在经历新一轮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人类面临的不稳定不确定因素依然很多。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给人类社会发展带来新的机遇,也提出前所未有的挑战。因此,实现《规划》要面对新趋势,践行新征程,在新机遇和新挑战面前确立新的认知体系是汽车产业当前急迫的主要任务。

  1.前所未遇的复杂系统

  新时代展开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是一个极其庞大且复杂精细的大系统。其中,创造价值与传递价值功能的实现过程呈现既逐渐分离又相互交融的态势。近几年“互联网+”和“汽车+”等热词的出现正是这种趋势的体现。

  2.面貌全新的生活方式

  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在汽车领域则表现为:人们对汽车产品的需求从“温饱”上升为“小康”,消费方式深刻改变,从买汽车转变为买“里程”,展示消费者全新的行为模式和生活形态;供给侧则从短缺转变为过剩与不足并存;品牌建设的外延大为改观,制造的印记逐步淡化,以服务诠释品牌成为主流。

  3.不断颠覆的逻辑思维

  大时代的种种改变,尤其是人工智能、物联网和区块链技术,促使海量的、零散而无序的个性化需求形成比传统主流商品还要巨大的市场。碎片化导致新的非对称性,再平衡产生新的不确定性,分布式、扁平化催生“去中心化”的运行新模式。碎片化、再平衡和扁平化加剧跨界交融的系统迭代升级,非线性突变成为主流。原有的逻辑思维不断被异化和颠覆。“羊毛出在狗身上猪来埋单”,一切皆有可能,一切都难以预知,这也许就是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所产生的“范式革命”的魅力所在。

  4.产业安全观全面升级

  中国企业在维护产业链安全方面的硬实力和软实力已经取得相当进展,“中国方阵”在发展节能汽车、新能源汽车和智能网联汽车方面,无论是自主发展还是合资合作,构建“全产业链实现安全可控”的基本要素逐渐清晰起来,并在以下8个方面逐步均有所体现:一是坚守低碳化、信息化、智能化核心技术的自主性,二是呈现技术贡献的双向性,三是体现产品研发的互补性,四是鼓励品牌建设的共享性,五是坚持国内外市场的开放性,六是维护供应链选择和定价的互利性,七是增强合资企业中方的能动性,八是提升构建全球价值链能力的主导性。

  5.体制机制的大协同更为迫切

  在《规划》反复强调的“大协同”中,体制机制协同更为紧迫。这其中包括混合所有制的体制协同、海外合作及并购的国际协同、国内合资企业中外方之间的包容协同、传统汽车企业与造车新势力的禀赋协同等。

  6.国际格局深刻演变

  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的主旨演讲中多次提到汽车产业,关键词是放开股比、降低关税,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此后,国家发改委正式公布了汽车产业取消外资股比限制的时间表;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也宣布自2018年7月1日起,降低汽车整车及零部件进口关税。

  十八大提出“进一步放开一般制造业”,2018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全面放开一般制造业”。加入WTO的17年历史进程证明,中国汽车产业在一如既往坚定改革开放国策的指引下,取得超乎想象的快速发展。对中国汽车产业而言,在越来越开放的国际形势下力争发展壮大已成定局。

  ♦实现汽车强国应具备的基本新能力

  新的发展时期国家要更加扩大对外开放的力度,推动供应链实现经济向更高形态发展。同时鼓励对外投资,主动对接国际高端要素,积极构建有利于整合全球资源的价值链、供应链、物流链,增强配置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的能力。

  汽车产业面临新时代、新路径和新认知,至少应具备四个基本的新能力。

  1.掌握创造价值的能力

  在新时期,新产业、新业态和新模式层出不穷,创新体系的分工更加复杂、精细;各学科、各产业前瞻性科技发明、关键核心技术验证应用、共性化制造技术和能工巧匠们口传心授的技能诀窍不断涌现;各产业之间相互借鉴、渗透、嫁接、跨界、交叉融合成为常态。

  作为具有一般制造业特征的汽车产业,创造价值要以《规划》提出的以汽车产业为基础,坚持“汽车+”的新理念,尽可能地把当代人类社会各领域创造的数字化技术、智能化技术的最新成果,通过触类旁通、兼容并蓄、融会贯通的创新路径,集成转化为汽车某一单元或某一系统,乃至整车产品在低碳化、信息化和智能化方面的解决方案,促使创造价值的能力形成卓尔不群的竞争实力。

  2.提升传递价值效率的能力

  商业模式的功能是在传递价值,制造过程本身也是传递价值的过程。制造过程传递的是与众不同的设计理念,是放大创造价值效益的过程。制造合资企业的产品就是传递外资的价值,反之就是传递中国品牌的价值。

  在制造业向服务型制造转型的过程中,通过“互联网+”的思维,运用大数据、云计算和共享、众筹、用户体验等新兴的商业模式以及低成本、定制化制造等传递价值的新形式,大幅度提高创造价值自身的效率,提升汽车产业和企业在全球产业链分工体系中的位置。

  3.运用资源配置的“赋能”力

  社会经济进入智能网联时代,产业边界渐趋模糊,而企业经营主业更趋专业,技术领域更为聚焦。产业渐趋无边界与企业经营必须有边界的趋势将成为汽车产业的主要矛盾,重要的不再是拥有资源的能力,而是支配资源的能力。“赋能”力就是对资源配置的一种新能力,是促进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重要抓手。

  “汽车+”的优势偏重于自下而上,循序渐进创造新的价值;“互联网+”的优势则在于提高传递价值的效率。“汽车+”和“互联网+”之间相互赋能,必然会推动创造价值与传递价值高度融合,进而产生非线性增长的神奇功效。

  4.改善产业生态的竞合力

  《规划》首次提出产业生态体系要“开放包容、竞合发展”的新理念。竞合博弈的内涵十分宽泛,竞合不是“零和”,不是你死我活,也不是一团和气,更不是“一边倒”。竞合力崇尚发挥优势,取长补短以获得互惠共赢的过程。竞合力博弈无处不在,包括行业内外、产业之间、市场和政府、国与国、区域与区域等,可以说全球范围无时不刻都存在着竞合博弈。

  中国的高速发展首先是自身努力,也得益于几次重大的国际竞合博弈:先是中国加入WTO后直面国际竞争,管理体系得以再造,逐渐形成与国际接轨的管理体制;2008年全球范围的金融危机反而促使中国经济得以高速增长,自2009年起中国新车产销量已经连续9年居全球第一,形成全球最大的单一市场,为全球经济做出正面贡献;在“全面放开一般制造业”的当下大环境下,迎来了中美贸易摩擦,又给了中国一次倒逼改革的机会。

  中国一直善于将外部压力转化为动力,破除阻力,实现深化改革的目标。在和而不同、斗而不破、进退消长、相辅相成的竞合博弈主基调的环境里,中国汽车产业将与全球汽车界互利双赢,渐入竞合博弈的新境界。

  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的帷幕已经徐徐拉开。中国汽车产业作为国家新时代大战略“马前卒”,其历史担当是:在国门大开的环境下,融入全球范围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浪潮;在确保全产业链安全可控过程中,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在国际风云变幻,国家进入发展新时代的重大历史时刻,中国汽车产业及企业的小诉求要服从国家的大诉求,调整心态、全身投入、抓住机遇、砥砺前行,努力实现汽车强国的宏伟愿景。

  (作者系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专家学术委员会专家、工信部产业政策司原副巡视员)

  编辑:李卿

热门推荐
专题
京ICP备13016938号-1.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80号.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17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6035.
Copyright © 2002-2014 中国汽车报网版权所有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