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登录

没有账号?去注册

注册

已有账号?去登录
置顶
社长手记|他像不倦的风
中国汽车报 ·  何伟 ·  2018-06-26

  恕我寡闻,访谈之前,我不是很清楚面前这位长者在业内的“分量”:32岁就当上造车厂的厂长,一干就是30多年,是在职的元老级车企老总;曾经红遍神州的SUV猎豹越野王,大量装备军旅,一车难求。

  不错,他就是业内耳熟能详的李建新,重出江湖,继续他的造车梦。中国人造车不乏传奇人物,李建新是宠辱不惊的一位。

  我们如约走进橘子洲畔的长丰总部,宽敞的一楼大堂兼做了厂史陈列馆。故事从国民党时期一直讲到改革开放的今天,一张张泛黄的老照片折射出企业的荣耀,也勾画出一波三折的曲折历程,发人深思,引人追问。我姑且归为三问。

  一问当年红红火火的猎豹,为何在2009年突然遁迹江湖?大家知道,2009年,是中国汽车具有标志意义之年,产销量超过美国跃居世界首位。也正是这一年,长丰猎豹与广汽资产重组,退出了整车制造领域。若论自主汽车品牌生长的剧目,具有代表意义的有三家,我归为“三长”现象:长安、长城、长丰。长安做到了自主一哥,长城做到了SUV一哥,而起步比长安早、车型比长城火的长丰,近十年却被远远甩出几条街。据说长城起步用的还是猎豹的底盘,跟在猎豹的后面学,如今已迈入百万辆了。其中的教训,不仅是长丰人的不幸,也是对国有企业主体缺位的报复。经历了与广汽的重组与分离,猎豹收获了什么,损失了什么,又悟出了什么?我在访谈中试图打破砂锅问到底,坦诚的李建新“嘿嘿”一笑,却道“天凉好个秋”。只是引用了一句官方结论:湖南省给我们的评价是,长丰为湖南省的汽车工业发展做出了贡献和牺牲。

  二问重出江湖的猎豹,犹如老运动员重返激烈的赛道,还有机会吗?2012年,经历风雪坎坷的长丰,揣着猎豹品牌所有权,又杀回了整车行业。但市场已经今非昔比。从一车难求到产能过剩,从资质赛到淘汰赛,中国汽车市场已经成为全球竞争最激烈的战场,老兵李建新固然有雄心壮志,还要有实力和机遇。其实谁都替老李捏把汗,当今的自主车企已进入百万辆级竞赛了。

  李建新不愧是老将,用5年的埋头苦干便给了我们答案:建成了北京、长沙2个研发中心、3个核心零部件和4个工厂的产业布局,并推出了系列新品。特别是在北京车展上闪亮登场,十足的王者归来风范。长丰预计今年实现整车产销20万辆,利税25亿元的目标。

  行业长期的浸淫给了李建新领悟和自信:汽车行业不像别的行业,赢者通吃,或者只容得下最后的两三家。只要你研究、你分析,就能找到你的市场定位。只要是认认真真、扎扎实实做就有机会。因为13亿人的市场,随便哪个位置都有很大的基数。

  三问猎豹的机制体制改革能成吗?猎豹源自高度计划的军工企业,现在是湖南省国资委下属的国有企业,如何解决机制不活、体制不顺的“国企病”,很大程度决定长丰重新创业的成败。在与广汽重组后出现分歧时,湖南省支持猎豹品牌拿回来自主发展,并给了一份丰厚的礼物: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政策支持。

  应该说,在混合所有制改革方面,长丰走得是最早的,也是被逼出来的。在经历A轮融资后,猎豹正运筹B轮增资,长丰集团的股份将退到35%,不过仍然是最大股东;团队的股份将退到22%,猎豹将引入更多社会资本,驶上资本市场的快车道。

  对于重回汽车业的猎豹来说,做精、做好、做专,才可能生存下来,发展起来。汽车行业是个充分竞争的行业,不分出身。不管你是跨国公司,还是自主品牌;也不管你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都必须遵循市场经济规则。

  李建新知道,业内并不都看好错过了黄金发展期的猎豹。可是他依然像过去那样拼命干,似乎要追回那段损失,似乎要证明未酬的壮志。给我印象深刻的是他不断向后生学习的姿态。原以为会听到他对造车新势力的不屑,结果他很欣赏互联网造车新势力没白天没黑夜的激情干劲。“我们老是想着万一失败了怎么办,他们想的是万一成功了怎么办。你看,这种敢闯敢干的精神就值得我们学习。”看得出来,李建新没有“倚老卖老”,反而有点不服老。

  归来后的猎豹还能找到自己的辉煌吗?关于猎豹的追问还很多,答案只能交给市场。但放到改革开放40年的大背景看,放到艰苦卓绝的自主汽车品牌30年的历程中看,无论成败,李建新都值得尊敬。

  他似乎忘了自己的年龄,我也浑然不觉,谁能看出呢?这位汽车“老兵”已经65岁了,依然像不倦的风,裹挟着梦想、情怀和斗志,誓为自主品牌向上争这口气。

  (本文作者何伟为《中国汽车报》社社长)

  编辑:陈伟

专题
京ICP备13016938号-1.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80号.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17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6035.
Copyright © 2002-2014 中国汽车报网版权所有 版权声明